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介绍 > 行业新闻

智能家居遭遇资本寒冬 两大顽疾待解

2017年的第一季度里,科技圈发生了几件大事。一是创新工场宣布成立“人工智能工程院”,李开复亲任院长;二是孙正义首次在世界移动通讯大会(MWC)上披露收购ARM后的情况,并表示未来对ARM“统治”智能界信心十足;三是百度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坦言将不遗余力实现无人驾驶汽车的上路行驶;四是三星收购了虚拟助手初创公司VivLabs;五是“人工智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1

短短三个月时间,人工智能获得投资人、科技巨头和政府的重磅加持,足以暗示AI革命浪潮的燎原之势。根据《乌镇指数: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6》,全球平均每10.9个小时就有一家人工智能企业诞生。一时间,人工智能创业成为了国内创投市场的主流,名副其实的风口行业。

一向看好人工智能的李开复,则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此的担忧,“有一些泡沫,有一些调整”,并表示明年初会出现第一波倒下的AI公司以及投资人。

资本和创业者一拥而上,无非是看好人工智能未来的商业化。但现实的问题是,人工智能创业到底能不能挣钱?可盈利的机会在哪里?后来者可跳过哪些坑?

人工智能领域市场布局

据某细分领域研究机构出具的统计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有709家,美国有2095家,英国有366家。其中,美国与欧洲投资较为密集,数量较多,其次为中国、印度和以色列。

总体来看,国外以Google、Facebook、IBM、Microsoft、Amazon、Intel等为主,国内则以BAT、科大讯飞等为主。

2

除科技巨头外,人工智能发展条件的成熟同时催生了大量人工智能创业企业。截止2016年11月,VentureScanner将1485家人工智能公司划分为13个细分行业,包括深度学习/机器学习(通用)、深度学习/机器学习(应用)、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图像识别(通用)、计算机视觉/图像识别(应用)、手势控制、虚拟私人助手、智能机器人、视频内容识别、内容感知计算、语音识别、推荐引擎、语音到语音翻译。

其中,深度学习/机器学习(应用)分类以约436家企业的数量遥遥领先,自然语言处理公司数量232家位列第二。


被资本“冷眼相看”的智能家居

2014年,谷歌以32亿美元的重金砸向智能家居公司NEST。2015年,智能家居的概念在国内蹿红。

2016年,“智能家居”先是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和十三五规划,进而诸多大厂商也推出自己的概念和产品,比如苹果的HomeKit、华为的Hilink协议、小米的SmartThings,海尔的U+等。

房地产商和互联网公司借此势头合作共赢,推出各类以“智能”为标配的“科技样板间”,并借助地产名人效应,吸引关注度。但在初创资本市场,关注度却较低。

然而,概念都包装好了,产品呢?

零散布局,无法形成全面布局

进军智能家居的大多互联网公司都是软件起家,即便是小米,也是依靠硬件工厂代工,没有硬件技术研发基础。而智能家居系统势必会在未来有众多与互联网融合的需求,如大数据、云服务、人工智能等。只是推出了类似空气净化器、音箱、空气检测器、智能插座等零星产品,显然无法完成对概念中的智能家居的布局。

加上当下世界经济整体下滑趋势以及资本对于智能硬件热情减退的影响,更是让智能家居行业雪上加霜。根据因果树智能家居融资趋势,2015年,国内智能家居行业多达161笔,2016年则消减了近一半,只有73笔。

2

对于智能家居市场的遇冷,来自知名风投A16Z的ChrisDixon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系统,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可能太大了”。言下之意,一家创业公司很难驾驭。这也是为什么尽管A16Z在3D打印、虚拟现实和无人机领域都有重量级投资,却对智能家居格外谨慎。

无法击中用户痛点,市场还在培养阶段

尽管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已经在美国成为了智能家居的入口,人们通过它可以用语音控制家电、购买商品、查询资讯。Echo的成功令到国内创业者蠢蠢欲动,科大讯飞就和京东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做叮咚音音箱。

尽管从技术、价格、销售渠道等因素来看,叮咚并不输给Echo,但对国内用户而言,智能音箱仍不是强需求。因此它的市场反响平平,销量也很普通,远不及美国的Echo。

当下的智能家居领域有三种发展模式:一种是像三星建立InternetofThings联盟一样,现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再寻找能够填补空缺的产品;第二种是像苹果,借自己庞大的用户基数,吸引智能硬件接入;创业公司多为第三种,像Nest一样从单品入手,让它更具吸引力,从而使用户在不知不觉中购买整套系统。

产品能否持续发展,稳定的收入来源是其重要因素之一。观察国内外众多众筹平台上的产品可以发现,许多小而美的产品由于其创新性而募资成功,却无法在市场中盈利。以致对后续的研发、经营带来困难。

以Nest和Canary为例,Nest除了面向一般消费者外,还将能源公司作为其客户,拓展收入来源;而Canary除了单一的设备收入外,提供使用者云端储存及中心监控的服务,成为每个月稳定的收入。这类模式可以为国内创业者所借鉴。